专业路过

复读使人只剩脑洞

崩溃

  读书之前想在绿江上看两篇同人发泄一下,结果……被活生生气成狗了啊!

  龟甲出场少就算了,好不容易出场真的是……十个龟甲九个崩,还有一个特别崩啊!!!

  完全就是个不分时间地点场合都会疯狂发情的纯纯粹粹的变态抖m,简直是没有被虐就活不下去的家伙啊!

   会拿着绳子工具找还不熟的审神者求虐,引诱懵懂的审神者,甚至为了被虐轻松和同袍吵起来甚至反目,我甚至还一盆友听说龟甲会因为被虐的很爽,轻松的第一个的去新审那边……(盆友说是旧审卸任新审交接,这文我没看到过)

  难道在别人眼里,龟甲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吗?!这样真的会误导萌新的吧?龟甲贞宗就是一个变态抖m什么的……

  他的忠诚,体贴,对同伴的友情什么的,通通没有了啊!这真的是龟甲吗?!(崩溃脸)

  他从没在本丸里特明显的说那种话做那种事吧?!就算没游戏,看花丸里绳子是秘密不是也可以侧面反映出一些东西了吗?!还有!龟甲明明是个忠主之刃啊!放弃旧主什么的……

  随随便便打标签就算了,写的也太过头了吧?就算是玩梗也过分了啊!

  如果审神者被穿了什么的,我毫不怀疑,龟甲能成为最早发现的,并掏刀抵在那人的脖子边一寸处,说“你到底是谁?”凶如修罗却会小心翼翼的保护审身体免受伤害的刃!

 
  逼了一堆负能……有点抱歉……

  真的,绿江同人真是有点标签化套路化,懒癌啊,失智哈哈哈啊,搞事啊,脱衣癖啊……没有了多面性与内涵,毕竟是主线长文,这么搞虽然是玩梗但有点……一言难尽 JPG.

目录+部分内容预告


一.  ZZ本丸欢乐多————快乐日常

  1.我的暗黑本丸和资料里完全不同,怎么办?急!在线等(已开,待填)

  2.今天我就要打爆婶子的狗头(未开,段子体)
 
莺丸
  审神者和太爷爷一起出看出阵录像,看着看着突然笑起来。
  “太,太爷爷啊……”
  “??”
  “你真剑的样子好像在打保龄球啊!”审神者边笑边拍桌“活动室里我再加个保龄球吧。”
  “……不用破费了”
  “没事,我感觉这个还挺练腰的还不累,蛮适合你的,就这么定了啊!”
  莺丸:手痒,想打爆婶子的狗头

二.恋爱狗是杀不完的————安心吃糖

1.审神者拿自己亲手编的戒指向龟甲求婚了(没取标题,未开)
 
  他把指环套到手上,然后低头吻住自己的小姑娘。
  这回可真是被你紧紧束缚住了啊。

三.为什么暗黑本丸总是遇到渣审————互相伤害

1.堕化(已写,待扩待细)

2.归还(未写,待开)
审神者的妹妹被这里的付丧神神隐了。
 
  “果然……是你啊?”
  和以往看到的不同,审神者的笑容像是被人生生拉拽出来的那样古怪狰狞。
  但从这样可怖的笑容里能感觉到她抑制不住的狂喜。
  “那快点把我的妹妹还给我呀。”

四.好想做厨师————可惜手艺渣
 
1.祷告(审与长谷部,未开)

指尖滑动,勾画出祷文。
“神父啊,‘聆听’到我的祷告了吗?”
少女身上散发着香气,声音又轻又软。
“您说,神会收到它吗?”

2.没取好题目(审与龟甲,未开)

  身体上除去了红绳,只留一点浅淡痕迹。
  “真是可惜啊,那红与白对比的美景。”
  “主人可以……亲手将它带回。”
  “是吗?”
  少女意味不明的应声。
  “我能不能看看……更美的风景?”

五.笔力不够,难以为继————好想接着写啊

1.审神者基本资料(已开,待续)

2.九十九发(已开,想改,相关文待续)

六.写完了的,不说了,想看的点我头像

上了这个目录的我就一定会写会填,而且放假时可能会丢新脑洞上来,如果有想看的可以说,回来后我会优先哦⊙∀⊙!

求助!

 
  我的本丸用的是b站号,但是之前我的手机号废了,换了新号,以前绑的旧号被别人申走了。

    我想求助,有没有办法把本丸从号里独出来,或者越过旧号直接绑到新号啊……
 
   我不想读完书回来我的本丸和号都归别人了……

我的暗黑本丸和资料里的完全不同!怎么办?急!在线等(二)

  
   ooc预警
  私设大量
  手机排版请注意

   “呼…………呼……”

   耳边好像有细细小小的呼吸声,一一那智障玩意又睡错床了?………好累啊…………等会再喊她…………再睡………不对!她在暗黑本丸里啊?!

   审神者猛的坐起,掀开被子,狐之助蜷在一边。

   “审神者大人……您醒啦……”

   感觉到动静,它也醒了过来。

   “真是太好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啊?”

   “还好……”

    审神者小声回话。

    妈哎……身上好累……每个关节都好酸……让我再睡上三天三夜吧……

   “没事就太好了!”狐之助放心了不少“您可千万别逞强哦!不舒服一定要说哦,如果感染了瘴气就遭啦!”

  “瘴气?”

  怎么又是它?!存在感也太高了吧?!

  “虽然您认主了本丸并进行了大范围涤荡,但完全去除瘴气影响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您直接睡在地板是有一定危险性的!”

  “是……”

  审神者应声。

  “不要这么满不在乎啊!瘴气可是超危险的!”狐之助不满的摇尾巴,又很快平静下来“好啦,您既然起来了,就吃点东西吧?毕竟睡了那么久……”

  “那我睡了多久?”
 
  “三天三夜”

  “…………”
 
  还真是三天三夜啊喂!人睡这么三天不会出问题的吗?!
 
   狐之助跳上窗沿,推开窗。
 
  “审神者醒啦!可以把东西送上来了呦!大家!”
 
  “等!等等!你干嘛啊?!”

  “让他们送东西过来啊?不然您吃什么啊,荒废已久的主屋里虽然各种摆设一应俱全,但说起真正的生活物资可是一点没有啊。”

  “所以,我的被子也是?”

   “是呀是呀,叼着被子上三楼真是令狐崩溃,让那些瓶子安全上楼也超麻烦的!”
 
  “……”
 
  你就那样开开心心的把我的情况给他们了?!你的警戒心呢?!这可是暗黑本丸啊!!!要是他们捣鬼我不就要挂点了?!你是敌刃派来的卧底吧?!绝对是吧?!

   “咚咚”
 
  底下传来了敲门声,应该是付丧神。

  “东西来啦!让他们送上来吧,去拿好累的!”
 
  书里的狐之助可没这么傻白甜啊……虽然这样的狐之助很好骗但…………
 
  “不用了,我自己去拿好了。”

  “好吧好吧……您身体还很虚弱,不要逞强哦。”

   狐之助率先拉开纸门下楼。

   “虽然光线明亮,但毕竟没有打扫,小心蹭脏哦。”

  小心的把纸门拉开一条缝。

  “主人”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运动服,笑的很温柔的蓝发青年。

  审神者心里一颤,对来人有了个猜测。

  “是……一期一振?”

  审神者的眼很清澈,但有点怯怯的,让他想起自己的弟弟,笑容更多加了几分善意。

  “是的。”

  咿呀!!!是一期一振!开门杀大佬!!!!为什么她要手贱开门啊!!!她现在关门还来得及吗?!
  
  肯定来不及(悲伤脸)

  审神者眼里突然多了惊慌恐惧,一下从缝后消失,然后又露出脸来。

  “那……那个……您……有什么事吗?”

   镇定一点!我可以的!

  “为您准备了垫肚子的食物。”

   一期一振拿过一边托盘。

   托盘上摆着小碗和点心,盘角还摆着小花枝做装饰。

   “好漂亮。”

  审神者真心实意的称赞了一句。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下毒……

   “那么……”
  
   把托盘放到门口。

   “要我送进来吗?”

   咿咿咿!来了吗?!只要我把门拉开足够的大小就会动手吧?!还用笑脸来麻痹她的警惕,果然……可惜……她早就看透他们的诡计了,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得逞的!

   “……”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什么“不用了。”

  伴随着果断拒绝,门缝被拉大,但也只有他的一掌宽,绝对拿不进托盘。

  下一秒,门缝里伸出一只手,飞快的拿了一盘点心进去。

  “……”
 
  准备了三盘点心和一碗清粥,审神者一次次的伸出手把点心拿进去,甚至把花枝也拿走了,着急又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样子十分可爱。

  粥碗在靠近他的那边,审神者没有拿。

  “是温的哦,不烫手的。”

  他忍不住拿出了哄弟弟们的语气,还把碗推向审神者那头。

  门缝又拉大了点。

  这回审神者伸出了双手来拿,所以他也同时在门缝后看见了审神者的脸。

  食物都被拿进去了, 他打算收走托盘,却被扯住了。

  审神者原本抓着托盘的手飞快收回,像被戳到了触角的蜗牛。

   “对、对不起!”

  千万不能笑,不然审神者一定会羞愤欲死的吧?

  他清咳两下:“那么……您还要吗?”

  “不用了!”

  门马上拉上,估计是不会再拉开了。

  “如果您有事,可以让狐之助知会我们。”

  虽然知道审神者看不到,但他还是鞠躬施礼。
 
  “在下告退。”
 
 
  纸门被拉开。

  “一期尼,你回来啦!”

  乱开心的迎了上去。

  所有付丧神齐聚和室,等待关于审神者的消息。

  “主人她怎么样?还好吗?”

  一期一振和乱一起坐下,顺手挪了几碟点心到空盘上。

  “主君声音虽然有点弱,但感觉精神还不错,各位放心。”

  “这托盘……她不喜欢我做的?”

  “啊,这个,主君她……”

  一期一振愣了愣,把和审神者的会面讲出来。

  “……就是这样。”

  “所以,你没有真正看到她?”

  “呃……”
 
  “不过主君被吓到的反应还真是可爱啊。”

  “你还嫌不够乱吗?主现在都不愿意和我们接触啊!这可真是……”

  “身后空荡走廊里突然出现的身影,你比我还懂哦。”

  “那只是个意外!我!……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可能主只是怕生,毕竟她身边有狐之助,会帮助教导她的。”
 
  石切丸拉住长谷部。

  “而且她不也吃了光忠送的东西吗?还是信任我们的吧?”

 

  
  感觉自己写的刀刀好奇怪啊……一点都不可爱……(绝望脸)因为刀婶沟通的原因所以会切视角,好像切的也有点奇怪……(இдஇ`)

  嘛……老样子,如果喜欢留红心蓝手甚至留评论就太好啦!ヾ(Ő∀Ő3)ノ

去复读啦,神隐一年,回来就填坑

哇……我一个吐槽抱怨的都被屏了……我再发一个,看老福特屏不屏!

啊啊啊啊,明明刚才还能发的文第二次发突然就被屏了,我做错了什么……之前自带定位搞了会,现在又无故被屏……

堕化

 
  审神者是政府研制出的,专门用于净化暗黑本丸的人偶实验品。

   “不仅能提供灵力,现在的人偶审神者态度绝对温柔,而且,百分百服从你们——无论遭到任何的对待。”
   狐之助看着他们。
  “这样,你们就不用担心渣审啦。”
  “真是非常感谢。”领头的付丧神微笑点头“那么,人偶审神者有什么注意事项呢?”
  “除了她可以自主吸收灵力来维持身体运转,自我修复,肢体有‘不毁’特性,而且可拆卸之外,其他的都和人类差不多来着……”
  狐之助想了想。
  “对了!一定要好好对她。”
  “审神者可能会激活自主灵魂。”
   “到那时……”
  
  
  “各位大人好。”
  被留下来的审神者有着甜美的微笑,清脆的声音和精致的脸庞,以及,精雕细琢的球型关节。
  “有名字吗?”
  “没有哦,各位大人可以为我赐名。”
  “就叫 I 好了”有个付丧神这么说。
   implement
  “好的,大人。”

   “之前听的时候就很好奇了,肢体真的可以随意拆卸吗?”
  付丧神一边问话,一边把她的手拆了下来。
  “是的,可以拆卸呢。疼,大人。”
  先回答问题,再抱怨疼痛。
  “是吗?对不起了。”
  虽然这么说着,付丧神依旧做着自己的事。
  人偶也会痛吗?未免太过可笑了。

  “哗啦——”
  被推进池子,她游出水面。
  “不许动,让自己,下沉。”
   她听到这样的指令。
  “会很痛,很难受的,可以不要吗?”
  说着,她放弃动作,闭眼下沉。
  谁会听人偶的求情。

   审神者游荡在本丸里,寻找她一个个被拆下藏起的手臂关节。
  有几个付丧神帮她找到所有关节帮失去双臂的她拼好,安上。
  不对,不是所有关节,小拇指少了一个关节,这节指头拼不上了。
  “真是非常感谢,如果没有你们,我就算找到,也没法拼起来。”她依旧微笑着“没关系,这样很好,只是会有痛,而且不方便罢了。”
  “我知道在哪里。”
  他们找到带头玩这个“藏宝游戏”的付丧神。
  “东西交出来,你们太过分了。”
  “哈?过分?你们是来找我开玩笑的吗?”
  “她也会痛。”
  “也会痛?它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啊?政府送来的发泄怨气的工具罢了”
   “再说,明明你们之前也玩的很开心不是吗?现在装什么好人啊?”
  讽笑一声,他找到审神者,把东西塞到她手里。
  “你满意了吧?”
  “如果你的生气的话……”
  她把关节轻轻递到他手上,看着关切满满的脸,他有一瞬怔愣,差点把关节重新递给她。
  “居然差点被一个人偶迷惑了。”
  他把东西扔进庭院。
   “去找回来吧,呵。”

    因为移情,审神者得到了可以说成是惨烈的对待,不同于一般审神者的特殊身体,更是让她饱受折磨,可拆卸的人偶身体是政府为了保护她肢体健全而做,但暗堕刀剑喜欢拆卸它们,并让她做出人类所不能的行为,来一遍遍的证明,这只是个人偶,只会笑不会痛可以随意伤害侮辱,是政府让他们发泄怨气的工具,忘记或故意忘记狐之助当初的话。而且,可能,不就是没有吗?
  
   她不能哭泣挣扎,自己的使命是净化这个暗黑本丸。

  有的刀剑良心未泯,偶尔会小小的帮助她,保护她,有时候,有的刀剑会突然被打动一下,收手,但下次会觉得被欺骗愚弄,变本加厉。
 
  她完全不需要哭泣挣扎,政府不是让她来被虐的,她通过学习刀剑的行为来产生壮大自我意识,当到了临界点,一切会自然解除。但那点小小的光,让无法她达到临界点。

    刀剑们强制带她出阵,遇到了危险。

    一血五花高速枪对准了她,她不远处站着那个帮她次数最多的付丧神。
   三秒的时间可以让他犹豫,是救她还是自保,救她,两人中伤甚至重伤,自保再反击,他最多受轻伤,但她……不知她不完善的自我修复能否在灵力不足的状态下修复穿胸而过的大洞
   ……哈……
  她看着他下意识的让开,然后怔愣犹豫,最后做出了惊怒的表情。
  连三秒都不用啊
  ……哈哈……
 

  她被捅了对穿,躺在手入室里,政府派出专员抢救了很久才抢救回来。
  “没关系的,是我太弱,而且这次出阵,我得到了难得的收获呢。”
  她依旧是温柔的微笑,看着付丧神们露出的难得的愧疚表情。
  老师们啊,不要难过,我出师啦,而且,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哦。
 
 
 
 

  我原意是写个脑洞,结果写到一半发现格式不对,干脆就成了短文,本来就不会写刀文笔差了,现在更是写成了个什么玩意儿……

啊……等我回来就根据这个写个大的……而且……实际上……这还不是真正的大结局……我的设定里……人偶审可能还会搞事……比如说那个刀剑取的名字……我写这段的时候是以后打……咳咳……用的……

  我回来后坑都会填的……虽然回来的时候可能会被它羞耻哭……(((┏(; ̄▽ ̄)┛

  老实说,我笔下的任何人都不会圣母的去救那些……嗯……一言难尽(要含蓄文雅)的暗堕刀剑,你倒霉迁怒我,那我倒霉了就活该?!谁还不是小公主了嘿

我可没听懂你在说什么啊

还在b站做了个全语音,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哦(。’▽’。)

呵!男刃!

  
  审神者跪坐在刀装室内,一脸严肃的看着近侍。

  “嘿!龟甲!来做刀装问答吧!”

  “……”沉默两秒“问……答?”

  “嗯嗯,问答!”

   “您想知道什么?”他楞了楞“关于我,主人您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吗?”

   “喂喂,控制一下好吗?”审神者撇嘴“总会有一点是我不知道的嘛……等等,我要问的问题和这个没关系!”

   “真是的……差点被你带跑了。”

   “……”不,他并没有带跑婶婶思绪的意思。

   “嘛,结局是不会变的。”

   审神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把空的刀装塞到他手里。

   “问!如果时政出了新刀你会帮我锻吗?”

    刀装·银

   “哇……是同意的啊……真是令人意外。”

   “请问,主人,新刀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那个……这不是小豆……呃……”

    审神者左顾右盼。

   “我去做日课了!再见!”
    
   
    
   
    
            小豆限锻前n天,巴形限锻进行。

   “你还记得上一次巴形限锻,你是怎么对我的资源的吗?”

    “…………记得。”

    “辣么多资源啊……连把岩融都没出。”审神者看着龟甲痛心疾首“我知道你对巴形可能会有点意见,但你看在我资源的份上放过我吧。”

    “……”

   “这次你要是没给我出巴形,你限锻就给我出小豆!”

   “……好”

   刀装·银
  
   “答应我就放心了。”
  
   
   
  
      巴形限锻,审神者花费资源近十万,只出两把岩融,简而言之,限锻失败。

   “我的资源!!!”

   审神者忍住眼泪,把刃拖进刀装室,一脸狰狞。

  “你还记得之前答应我的话吗?”

  “记得。”

   下一秒怀里被塞了个空刀装。

   “对着刀装之神再说一遍。”

    “限锻一定给你出小豆!!!”

   刀装·金

   求生欲是个好东西。
  
  
  
                     小豆限锻进行时。
          
  第一天,无小豆,无欧歪。

  第二天,无小豆,无欧歪。

  第三天,无小豆,无欧歪。

  第四天,无小豆,欧歪,江雪一期

  审神者抱着报表,微笑的看着龟甲。

   “典典快哭了,解释一下吧,从巴形到小豆,你的行为。不然……你就自己和他愉快交流吧。科科”

   “运气不好?”

   “你对着这四把鹤丸,三把骨喰,一把厚,和n把大太,n把枪,再说一遍。”

   审神者微微一笑。

   “我非……?”

   “你再说遍?想想你给我带的欧刀再说一遍?”
  
   “……”

   求生欲告诉他……他……他……他没救了死定了说啥都没用。
   
    审神者从架子上拿了几个空装下来。

   “现在你闭嘴,问答。”

   “不给我刀的原因是不是怕新的来了我就不喜欢你了”

  刀装·绿

   “我再问一遍,不给我刀的原因是不是怕新的来了我就不喜欢你了。”

   刀装·金

  很好。

   “你还爱我吗?”

   刀装·绿

   很好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刀装·金

   Good job

  “不……”

   “哦。”

   “……”感觉自己完蛋了。

   “最后一遍,你到底还爱不爱我?爱就金,不爱就绿,只有这两种。”

    刀装·金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皮啊!!!都要被皮死了!!!棺材都……!!!

   “哪个刀装是你的心声。”

   “2和5。真的。”

   “呵。”

   非常慌张 jpg.
  
  审神者幽幽的看着门外,长叹一声。
   
  然后扑到路过的刀匠身上。

  “哇哇哇!!!你是不是不爱宝宝了!!!”

  刀匠and龟甲:懵逼

   不然呢,要把某刃弄死吗?新刀什么的……资源什么的……
   
   微笑就好。

  
  
 
   
   这个审就是我,真实经历,他真是这么搞的,之前答应的好好的,限锻就……走图还特欧!我就信了他刀装说的,有恃无恐玩命锻……

结果……委托符用光,纸只剩一张,资源……呵呵……我从四月开始不停远征攒的资源啊……

没啥好说的,我去哭会儿,求同事安慰嘤嘤嘤 ヾ(:3ノシ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