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路过

复读使人只剩脑洞

记脑洞

放假约妹妹画三个条漫,我给脚本
一个刀匠锻刀不出货
一个十刀装全绿
一个是刀装兵和刀匠的讨论集会
每个都是好看的小哥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帅的天崩地裂还个个类型不重样,总有一个戳你心的那种,然后我丧心病狂的问,还杀刀匠不,还解绿兵装不?
……真是疯了……我还是先准备脚本吧

立个flag

巴形限锻近百发,八九万资源,连把薙刀都没出
,如果接下来的几个限锻龟甲能帮我连出三把没有的欧刀,就写篇婶婶向龟甲求婚的小文,就算我文笔稀烂没人看,文再难写我都写,

关于jj那个被大家疯狂吐槽的大大的事


不知道这事得可以看我头像,有截图

对,解释评是真的,删评是真的,我就是被删的评主之一。

被删的有三条,一条是我回的主评,一条是我的评,一条是回我的评,都是长评,因为长度,每条都是独立出去了,其中,我的评还被作者加精
,具体细节我写在下面。

当时我在晋江看到那篇文时被气到了,刚好有个姑娘(不牵扯她,我就叫她a)也留了长评,一个客观指出了作者大概三分之一崩点的理智长评,但那评被怼了,我很生气也就回评支持,补充了一下a的长评,因为长度,被隔出了

但作者也回了我的评,第一次没有解释,第二次写了大概几千字的解释,虽然是解释但避重就轻而且三观逻辑奇怪,甚至有句回,我一个原创来写个同人当然是爱啊这样的话,令人失望,之前我的评没人回,但在作者回我后,反响几乎都是在怼我的,其中,比较支持我的(同理,我就叫她c)她为我写了长评,因为字数也被隔出了,虽然后来也有人包括c在我评下客观评价,但作者和那些怼让我很无力所以我很失望的退了

但在lof和微博看到关于槽作者时,我回晋江看了一下
发现我,a及c的评论都被删除了,后来又看见评区又讲关于删评的事,我觉得我该站出来了,当初作者在我评下解释了几千字为我的评加精,并表示以后她会以那评为官方解释而且不会干预留评自由所以我并无截图,但加精评应该有很多人看见过,而且我可以保证我说的话是真实的

现在,告诉大家,我当时的id是隔壁世界审神者
,我虽然没有截图,但因为晋江抽的缘故,我保存了我的长评草稿,还有些关于作者当初神奇解释的回忆,点我头像可看,就不占tag了,而且我为一些不知道这件事的审截了部分未v文,也是点头像可看

如果说我挂人蹭热度的话,那我可以一个热都不要,这一个月加我关注的也会被我移走(抱歉),只求有人转,有人看,有人评,表明一个态度,让更多的人可以看见

如果有人截了作者的那几个删的评并愿意发的话,请回评告诉我,我们联

整理花了点时间,希望不要太晚

可能语气有点冲,当时真被气着了

作者在一天后给出长评回复,我根据记忆写出,尽量客观,保证没有夸张

作者这么写是因为作者是看暗堕同人入坑的,下了游戏之后中间停了一阵子,之后看了花丸,因为花丸里面刀剑的形象太好了,于是产生了疑惑,在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明白了,只有刀剑被召唤之后是什么都不懂,要依靠审神者引导才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具体的记不清了,大概意思就酱)

退,从极化书信可以看出,他是努力想要成为配得上五虎退这名字的短刀的,但是作者认为传说是人类的谎言,为什么要退来背负呢?所以作者就让退去海贼世界极化修行,因为海贼都是直爽的汉子,希望退可以变得坚强,敢于表达。

而蜂须贺讨厌仿品,作者表示知道ooc了。

但是作者没有虎哥,作者不想写自己没有的刀,只想写自己的本丸(真有这么一句)作者想告诉二姐真品赝品并不重要,想让他放下心结,于是安排了与被被的冲突来化解心结(中心思想大概是这样,虽然之前她还说是为了文章趣味性,但这赝品的心结仿品解让我无言以对)

对ooc给出回复,大意是承认原本丸ooc了,因为为了怼暗堕文插入了很多私设(原本丸是正常本丸)现本丸硬要说的话,也有一点吧。

而且指出,看文应该先看立意,看设定的大背景,不应该把角色三观代入作者三观

就记得这些了,如果有作者回评截图的可以私,我们联,点我头像还有其他截图不知道情况的可以去看,我尽量不占tag

还是多占了个tag,在此致歉

女主原本丸,同事,对刀态度(2)

真正的重灾是清光,退,二姐,江雪他们,只要找文就可以看,我就不截了

非v截图,太多了两次放

女主原本丸,同事,女主对刀态度(1)
真正的重灾是清光,退,二姐江雪他们,只要找文就可以看,我就不截了

非v截图

神奇演练场,
真正的重灾是清光,退,二姐江雪他们,只要找文就可以看,我就不截了
非v截图


“怎么了吗?对我有什么在意的吗?”
“……别装了,巧克力露出来了”

白色情人节,白色的

小学生文笔

极度ooc预警

手机排版请原谅

报社吐槽文

背叛元素请注意避雷

  从万屋回来的紫发短刀脸色苍白。
  “不动 ,万屋出了什么问题吗?”
   和五虎退玩耍的审神者注意到他。
   “没什么”
   不动行光低着头从她身边匆匆走过,有声音传进耳朵。
『我真能下得去手吗?』
   审神者伸出的手停在空中。
  

 
   “不动逃番了?”
   “……对。”
    长谷部90°鞠躬低着头,十分愧疚的样子。
   “没有完成主上安排好的任务真是……”
   “又不是长谷部你逃番,不要这么自责,轻松一点。”
   审神者把他拉起来。
   长谷部就是这样啊,忠诚是好事,但连不他属于的责任也要担下,真是让人好笑无奈又心疼。
   “那你知道不动现在哪吗?”
   “鹤丸说,吃完饭后不动就去东北方了。”
   东北?三条和源氏那边?去那干嘛?
 
 
   “不动行光?”
   髭切露出迷茫的神色,膝丸一脸不忍直视。
   “他十分钟前才和你谈完啊!阿尼甲!!!”
   “对哦。”
   恍然大悟的样子。
   “您找他有什么事呢?”
   “他逃番了,这还是极化后第一次逃番呢。”审神者叹气,“我有点担心他。”
   “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跑的太快了。”
   膝丸倒是很认真的在想。
   “他跑的方位好像是回房间了。”
   “房间?我知道了……”审神者点头“打扰你了,胡子切。”
 
  
 
   不动的房间的窗户里果然有光透出。
   “不动,我可以进来吗?”
   审神者敲门,里面传出一连串东西打翻的声音。
   “你为什么会突然过来啊!”
    声音终于停歇,不动行光黑着脸打开门眼里慌乱还未褪去。
   “你极化后第一次逃番,我有些担心”审神者看着他,“介意我进去说吗?”
   不动行光让开身。
   审神者坐到凳子上,小桌上堆着一堆东西,手机还亮着,看来是太急了没收好。
   “我没事啦。”
   不动行光和她对坐,有些苦恼的挠头。
   “只是……没睡好”
『还是无法确定啊……』
   “这样吗?”审神者看着他,缓慢的眨了下眼,起身,“那我就放心了。”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也是”
    刚迈出房间的审神者突然回头。
   “不要再熬夜玩手机了,再有下次断了你的WiFi”
   不动行光飞快的低头,手机屏上定格在
花丸续的片尾。
    “……”什么嘛,还以为……
    门外的审神者听到他长出一口气的声音。
   『时间就要到了,尽快做出决定吧』
  
 
  
   坐标一个个输入,罗盘发出光芒将他包围,下一秒又全部消散。
   怎么会?!坏了吗?明明下午还用过的!
   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时间机器是有禁制的”
   审神者站在庭院的另一头。
   “没有审神者的允许,刀剑无法随意去到别的本丸,如果刀剑还怀着别的心思,更是会直接通知审神者。”
   “你要去哪?织田信长的身边吗?”
   “我……”
『她为什么会知道……』
   “你这里的声音太大了。”
   他看着审神者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手指虚虚的点在他心口。
    不动行光的神色一下变得很复杂。
   “你能听到我们的心声?!”
   惊惧,怀疑,慌乱,羞愧,愤怒……一股极度复杂难言的感觉将审神者笼罩。
   虽然复杂到没有心音但强烈的情感也让她同感。   
   但那不可忽视的被背叛感……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吗?行光?开始感觉到强烈的厌恶感了
   “是觉得我听着本丸刀剑心音的行为虚伪,还是我看着你挣扎的漠然让你觉得被背叛?你是这么想的吗?行光?我这么不堪?”
   “你很理直气壮吗?一边对我们露出真容一边监听我们的心音,不信任直说……现在戴面具不是晚了吗?”
   “那你呢,不动行光?修行回来后你怎么说得?”
   下巴被挑起来,他直视那张面具。夜晚的阴暗光线让喜庆可爱的狐面染上诡谲,陷下去的眼部幽暗一片,完全看不见背后的那双眼是怎样的情绪。
    “那你觉得我这个虚伪的审神者会放你走吗?让你这个极化满级算欧刀的不动行光回到旧主身边?”
   所有的情绪化为愤怒恨意占据头脑,反应过来时出鞘的短刀已经贴到审神的脖颈上。
   “……好样的,这么认定了信长的话”
   审神者伸出手一个刀铃出现,她把刀铃举到他眼前,毫不在意被划破的脖颈。
   “砍断它,说你不再认我为主你就自由了……但背叛审神者会暗堕你……”
   “铛!”
   刀铃被毫不犹疑的砍断。
   “我不动行光不认你,江静为主!”
   他周身开始出现黑气却只是转身操作罗盘。…………
   “织田信长也称第六天魔王,战国争霸手染鲜血心思深沉,不是也算个恶人?你不怕他也那么对你这个背主之刃暗堕刀剑?”
   “你不配直呼信长公的名字!信长公和你不一样!无论信长公对我如何我都会甘之……如饴!”
   光芒将他笼罩。
   很快就能再见信长公了,后面审神者的笑声传来,隐带悲怆。……错觉吧
   “哈哈……走好啊……”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五郎左御……”
 

    短刀身影消失,审神者摘下面具,底下的脸布满泪水。
   毫不留恋啊……认定我是那样的人吗?
   她的能力只在对方想的事关于自己而且情绪波动特别大的时候才有效,就任三年也就这段时间听到过……只要他有一点怀疑,给她一点机会,她都会解释……那个问句他完全没有听懂吧……
   极化的承诺,这几年的相处都可以被轻易推翻吗……不,他不是早就选择了信长吗?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五郎左御坐后者
   信长膝上的不动行光。
  

   
     写这篇文的原因是因为看到不少原主做婶婶的文,其中,就是各种怀念忠诚甚至会有别的本丸的刀想背叛审神者到旧主审那边,对于爬墙追随,主视角看很爽,但后来一想,对被爬墙的婶来说也太不公了,选不动甚至是极不动的原因,是因为信长和不动算比较典型的,而且因为觉得不动实际上是不会背主的硬是加了这个狗血的误会,实际按那些文的是直接背主连犹豫都没有的。

    这篇开头原本是想写个大的,可惜没做到,成了小短文。还有不一定会写的两个脑洞,一个是关于婶婶改变历史的后果(也是报社吐槽文)另个是也有旧主婶但没刀背叛(甜饼)

    ……没事我这么戏多干嘛……

   最后,小学生文笔,ooc严重,迷之脑洞,手机排版,求原谅求轻拍,喜欢赞同的话给个小心心,小推荐,最好留下评论,鼓励一下么么啾(。’▽’。)♡当然,如果我有大bug和大崩一定要告诉我!!!